第四百五十七章 向东的孤舟

时间:2023-03-26 20:10:21 来源:不知高低网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第百东我还能开新卷啊(~ ̄▽ ̄)~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大陆新历1224年 7月16日

    辽阔的孤舟大海上,一艘大型帆船在青蓝的第百东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7%88%86%E8%A3%82%E6%A9%9F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5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7%88%86%E8%A3%82%E6%A9%9F水面上航行着。

    这艘船不是孤舟运输货物的商船,也不是第百东运载游客的游轮,通过船上桅杆悬挂的孤舟骷髅旗可以看出,这更像是第百东一艘海盗船。

    “这个月,孤舟收获还不错。第百东”

    一个穿戴着经典海盗装束的孤舟男人站在船头,眺望着不着岸的第百东远方。他头戴棱角分明的孤舟帽子,腰间披着一把长剑,第百东身材壮硕,孤舟看起来十分魁梧有力。第百东

    身后一名戴着头巾的海盗成员在这时走了上来,用谄媚的语气说:“幸好当初船长聪明啊,在海族跟西里帝国打仗的时候带着我们去海边抢劫一番,我们才能抢到这么多有钱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让这名海盗成员没有想到的是,船长听完这话,非但没有露出高兴的样子,反而勃然变色,一脸怒气地拉着他的衣领,整个人被硬生生扯了起来。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7%88%86%E8%A3%82%E6%A9%9F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5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7%88%86%E8%A3%82%E6%A9%9F

    “然后你们这些见财忘性的蠢货一股脑地抢劫,连海族跟西里帝国按兵不动的形势都没有看到,要不是我杀了几个不长眼的傻子把你们踢回船上,你们还能活到现在?要不是我还需要你们当打手,我巴不得自己一个人逃了!”

    “对、对不起船长,是我们傻,是我们蠢,要不是有你,我们早死了。”这名海盗成员语气颤抖,双腿不断甩动,死命挣扎着让自己还能够呼吸。

    船长骂了声“废物”,随手把海盗成员摔到一边,继续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洋。

    这片海位于大陆的南边,也就是小大陆的东边,是一个广阔的大洋地带。这里没有大型岛屿,只有零星分布在各个海域,被海水包围的小岛。再加上,传说三界之一的冥界昔日就是在这片海域开启,因而在多种考虑后,没有一个国家愿意管辖这片海域,也就成为了无人管辖之地。

    也因此,滋生了海盗这种由亡命之徒组成的群体,分割小岛,据此为生,到大陆岸边抢掠一通,成为海边国家心中的一大难题。

    “船、船长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什么屁话要放?”船长恶狠狠地盯着刚站起身发声的海盗船员。

    船员面色畏惧地指向帆船前方,“前面……好像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?这片大海上?”

    船长皱了皱眉,他视线往下放,确实在前方海面上看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黑发少年,站在一个小木船上,正向他们这边挥手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会有人在这海域里,而且还是在一艘破木船上,怎么活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船长,我们要去接他上来吗?”

    船长沉吟片刻,点了下头,“反正就一个人,拉他上来也无妨,正好补充一下人数。如果反抗,直接杀掉得了。”

    黑发少年被拉上来后,船员们都把注意转移了过来,船长走到少年面前,用他那锐利的眼睛审视着对方。凭借着自己不俗的斗气实力,他看出对方只是一个普通少年。

    “你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“西里帝国。”少年唯唯诺诺地回答。

    船长眉头挑了挑,“因为战争而避难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十分明了,船长露出笑脸,虽然看着十分凶恶。

    “你只有两种选择,一个是加入我们,另一个就是掉海里去喂鱼。”

    少年立刻大声叫道:“那当然是加入你们啊,我可不想死!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船长直接就一脚把他踢倒在地,“谁让你这么大声跟我说话的?”

    周围船员一看,纷纷发出笑声。

    肚子被直接踢中,少年按着肚子,勉强发出声音:“唔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的气势还不错,我们这艘船需要你这样的新人,好好干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谢谢老大…”

    因为有新人加入,船长的心情稍稍好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少年露出了十分天然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王晓明。”

    这是,发生在西里帝国东海岸一段距离的海域上的小插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海上航行时间的过渡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伴随着航行时间的持续,海盗船的成员们开始感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已经连续航行了一个月都没有见到岛屿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,这么久的航行时间,按照以往的惯例,我们不可能一个岛都碰不到。”

    船长还是站在船头侧,神色沉重地眺望前方。让他心里不安的是,眼前依旧只有一片黑蓝色的大海,压根没有岛屿的影子。虽说大陆南边的这片大洋没有大型岛屿,但割裂分散的小岛还是存在的,他们也拥有自己的一个小岛据点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个月过去了,他们还是飘流在海上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船长让船员拿之前抢来的所有指南针指引方向,结果却发现所有指南方向飘忽不定,不断旋转,气得他一手把指南针统统摔在船的板面上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身边的船员战战兢兢,上前用讨好的语气问道:“船长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船上剩余的粮食储备已经不多了,勉强撑过三天而已。”

    船长听完报告,恶狠狠地瞪了那船员一眼,但随后也冷静了下来,捡起一个摔碎的指南针,问:“我们从西里帝国到现在,船头有转移过方向吗?”

    这一路航行过来,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”船员们面面相觑,最后零零散散地回应:“并、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转移过方向,也就是一直往东航行,如果从西里帝国东岸一直往东航行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船长一边想,一边走到船头扶着栏杆,眼神逐渐微缩。

    “抵达的目标只有一个……就是龙岛。”

    现场瞬间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龙岛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大陆最危险的地方之一,龙族聚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,去了龙岛几乎没有活着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能活着回来,也不会是我们这些小喽啰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死定啦!”

    眼见船员们情绪陷入恐慌,且有愈演愈烈之势,船长二话不说,直接拔剑砍死了最近的一个船员,因为突然死了人,船上众人一下子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谁再大喊大叫的,不用到龙岛,现在我就砍死他!都给我安静点!!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大家都“安分”了。

    船长让人把尸体扔出船外,骂道:“这只是一种猜测,并不代表我们就一定会去龙岛,这么容易就慌张,简直就一班蠢猪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低着头,任由船长责骂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,毕竟这么久没有见着岛屿,确实奇怪。”

    语气稍稍放缓,船长扫视了下现场,手指向一个少年船员。

    “王晓明,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王晓明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“老大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刚刚丢出去的那人,接下来你就接管他的房间吧,不用窝杂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王晓明本来还有点小怕,现在则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船长看他这样子,心里觉得有点好笑,“同时,从现在开始,每隔一个小时,你就改变一下船的航行方向,但不要转回头,改变一下方向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看见你偷懒了,就跟刚才那人一样下去喂鱼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肯定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王晓明露出了一张天然的笑脸。

    船长终于稍微满意了,他走到其他船员堆中,喝道:“这个新人,傻是傻了点,你们得学学他的这种乐观精神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王晓明的这种行为,确实给在场所有人带来了一丝轻松的氛围。

    然而,在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,王晓明的笑容从方才的天然,转为一种微妙的戏谑。

    放心吧,我肯定会带你们到龙岛的。然后到那时,你们跟这艘船就没有利用价值了。